首頁 走進星昊 動態資訊 產品中心 合作服務 招標采購 人力資源 聯系我們 會員中心

40年!藥監、衛生、醫保機構大改革,主導醫改大洗牌

發表日期:2018-12-21發表人:
醫藥網12月19日訊 從1978年到2018年,改革開放正式邁入第40個年頭?;厥孜覈鱾€領域那些翻天覆地的變化,醫藥領域稱得上獨樹一幟。
 
    2018年3月13日,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公布。根據該方案,與醫藥行業緊密相關的國家衛計委、食藥監總局、醫改辦三大部門被撤銷,組建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醫療保障局。
 
    一夜之間,主導醫療市場的主要政府部門的職責被重新洗牌。
 
    與醫藥行業緊密相關的部門,這40年經歷了什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請隨賽柏藍一起,一睹改革開放40年,機構改革的風采。
 
    ▍藥監——歷經8次變遷
 
    在改革開放40年,國家層面的藥品監管機構歷經了8次變遷。
 
    1978年6月7日,國家醫藥管理總局正式成立,把中西藥品、醫療器械的生產、供應、使用統一管理起來,結束了建國以來我國醫藥“無頭”和多頭管理的局面。
 
    1982年、1994年、1998年,我國政府機構多輪機制改革,國務院將國家醫藥管理局、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和衛生部藥政局原藥品監管職能合并,重新組建了國家藥品監管局。國家藥品監管局直屬國務院,省以下機構實行垂直管理。
 
    2003年,國務院又在原國家藥品監管局的基礎上組建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新機構新增了食品、保健品、化妝品的“綜合監督、組織協調和依法組織開展對重大事故查處”的職能,同時承擔保健食品的審批工作。
 
    2008年3月,國務院機構實行“大部制”改革,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被劃歸衛生部。 2013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升格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歸屬國務院直接領導。這次調整,質檢總局的生產環節監管、工商總局的流通環節監管職責被整合進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 。
 
    201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不再保留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單獨組建國家藥品監管局,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管理。其主要職責是:負責藥品、化妝品、醫療器械的注冊并實施監督管理。
 
    藥品監管機構只設到省一級,市縣兩級不再單設藥品監管機構;藥品經營銷售等行為的監管,由市縣市場監管部門承擔。
 
    “大市場-專藥品”的模式,抓住了當前食藥安全治理的兩大關鍵:食品安全監管的協調力和綜合性,藥品監管的特殊性和專業性。
 
    在公眾對藥品安全需求不斷提高的今天,這一輪機構體制改革后,藥品監管無疑將面臨監管能力和任務、專業性和職業化能否盡快適應的嚴峻挑戰。
 
    ▍醫?!姓w制邁向市場經濟體制
 
    根據本輪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新組建的國家醫保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將分散于原人社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原國家衛計委的新農合職責,原國家發改委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原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整合在一起,實現集中辦公。
 
    新成立的國家醫療保障局,有希望成為突破多年醫改僵局的關鍵抓手。
 
    相關資料顯示,我國1998年才開始搭建的社會保障制度,本身就是作為市場經濟體制的配套制度建立并逐漸完善。
 
    在當時的制度安排中,社保行政管理和社保經辦服務即搭建為管辦分開框架,人社部門內設的醫保管理機構作為行政部門,承擔政策制定、行業監管職能,工作人員是公務員身份;同時設置相對獨立的醫保中心負責具體的醫保經辦業務,制定醫保支付方式并承擔支付職能,工作人員是事業編制身份。
 
    但是,由于中國的體制特色,作為醫療服務主要供給者的公立醫院是擁有行政壟斷權的官辦機構,若醫保中心是一個類似于商業保險公司的社會機構,根本無力約束制衡公立醫院。因此,事實上醫保中心和醫保行政管理部門并未能真正做到管辦分開,前者成為由后者加持行政權力的準行政部門。
 
    上述制度安排在過去二十年中有其合理性,但此局面只能是一個從行政化體制邁向社會治理機制的過渡形態,并不是和市場經濟體制相適應的醫療保險管理體制。
 
    從國家治理現代化的要求來看,承擔社會醫療保險服務這一公共服務職能的醫保機構擁有三個職能:詢價、購買和服務監管。國家醫療保障局的成立,為最終在醫療保障領域形成這一新格局奠定了基礎。
 
    根據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所述,新成立的國家醫療保障局直屬于國務院,是一家和其他涉醫部門平行的專業部門。這為邁向社會醫療保險的“價值導向的醫保戰略性購買”職能,奠定了制度基礎。
 
    國家醫療保障局接手藥品招標采購,體現了“誰付費、誰操盤”。隨著全民醫保體制的建立,醫保支付成為醫療服務和藥品及耗材的主要收入來源,醫保支付方式成為醫療醫藥定價機制,是大勢所趨。由新成立的醫療保障局統一這一事權,體現的正是這一趨勢,符合“優化協同高效”的原則。
 
    統管“招標、醫保、藥價”的醫保局,注定要在醫改進程中發揮巨大作用,這將徹底影響所有藥企,又一個大洗牌時代將來臨。
 
    ▍衛生——以治病為中心到以人民健康為中心
 
    1985年,國務院批轉了原衛生部1984年8月起草的《關于衛生工作改革若干政策問題的報告》,提出“必須進行改革,放寬政策,簡政放權,多方集資,開闊發展衛生事業的路子,把衛生工作搞好”,標志著中國的全面醫改正式啟動。
 
    隨后,“新醫改”于2009年正式拉開序幕,基本醫療保障制度得以加快推進,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等一系列制度不斷完善。衛生總費用結構也在不斷優化,個人衛生支出比重呈下降趨勢,從2008年的40.4%下降到2013年的33.9%,政府預算和社會衛生支出的比重不斷上升。
 
    2013年3月21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批準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和《國務院關于機構設置的通知》(國發〔2013〕14號),國務院將衛生部的職責、人口計生委的計劃生育管理和服務職責整合,組建了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簡稱國家衛計委)。
 
    隨著計劃生育工作由控制人口生育,到鼓勵生育功能的轉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完成了歷史使命,同時也標志著衛生與計生合并過渡完成。
 
    2018年3月13日,國務院大部制改革方案出爐。根據方案,組建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簡稱國家衛健委),不再保留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不再設立國務院深化醫療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醫改辦)。
 
    組建國家衛健委,將國家衛計委、醫改辦、全國老齡化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的職責,工業和信息化部牽頭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履約工作職責,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的職業安全健康監督管理職責進行整合。
 
    其主要職責是,擬訂國民健康政策,協調推進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組織制定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監督管理公共衛生、醫療服務、衛生應急,負責計劃生育管理和服務工作,擬訂應對人口老齡化、醫養結合政策措施等。
 
    國務委員王勇表示,為推動實施健康中國戰略,樹立大衛生、大健康理念,把以治病為中心轉變到以人民健康為中心,預防控制重大疾病,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加快老齡事業和產業發展,為人民群眾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務,特組建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根據2017年國務院印發《“十三五”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規劃》要求,分級診療制度、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全民醫療保障制度、建立規范有序的藥品供應保障制度等一系列改革也駛入快車道,我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不斷健全,醫療衛生資源迅速增加,群眾獲得服務的可及性明顯改善。
 
    特別是在推進分級診療制度中,強基層成為重要抓手,遠程醫療、醫聯體等眾多舉措持續促進優質醫療資源共享,不斷提升基層服務能力。同時,我國醫療衛生領域發展也有了質與量的飛躍。從醫療衛生機構數量來看,1978年,全國醫療衛生機構總數為17.0萬個;1990年為20.9萬個;2000年為32.5萬個;2017年達98.7萬個。
 
    國家基本藥物制度更加健全,2018版國家基本藥物目錄,數量由原來的520種增加到685種,基本覆蓋臨床主要疾病病種,更好適應基本醫療衛生需求。此外,藥品實行進口藥零關稅,推動下調抗癌藥的采購價格,開展國家藥品價格談判,實現藥價降低。
 
    新組建的國家衛健委,業內認為是凸顯了“大健康”的理念,此前相關部門的有關養老、控煙、職業安全健康監督管理等職責都整合到國家衛健委職能上,貫穿了健康領域的從生到死,體現了健康中國全生命周期服務的理念,是將健康融入所有政策的重要理念體現。
 
    改革開放40年,我們從“能看上病”到“看得起病”,從“看得好病”到“不得病”,健康中國夢逐漸得以實現。我們,正走在由醫藥大國到醫藥強國的路上。
 
    40年,我們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