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走進星昊 動態資訊 產品中心 合作服務 招標采購 人力資源 聯系我們 會員中心

接受境外臨床數據 利好五類企業

發表日期:2018-07-20發表人:醫藥網
7月10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了《接受藥品境外臨床試驗數據的技術指導原則》(下稱《原則》)。這意味著,國家食藥監總局藥審中心在2017年10月20日發布的《接受境外臨床試驗數據的技術要求》征求意見稿采納了合理意見建議后的正式落地。
  去年年底,即征求意見稿出臺不久,中國醫學科學院藥物研究所新藥開發研究室主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新藥審評委員吳松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表示,“共享”臨床數據將極大減少進口新藥在中國獲批上市的時間,同時也有利于中國醫藥企業走向海外,開展境外臨床試驗。
  接受境外臨床數據到底利好哪些企業呢?筆者在與行業人士交流后發現,大家普遍認為利好的企業至少包括以下5類:(1)跨國大藥企;(2)從海外引進在研項目的創新藥企;(3)率先在美國、澳大利亞等境外開展臨床試驗的創新藥企;(4)在印度等境外開展仿制藥BE試驗的企業;(5)開發危重疾病、罕見病、兒科的企業。
  跨國大藥企
  過去,一些新藥在我國的上市時間,平均要比歐美晚5到7年。當時部分原因是,中國并不認可在境外多中心取得的臨床試驗數據,國外新藥首次進入中國,必須在國外做完Ⅱ期臨床試驗后才能在中國進行臨床試驗,在中國完成Ⅲ期臨床試驗后才能獲批上市。
  《原則》明確提出:只要是真實可靠、符合ICH GCP和藥品注冊檢查要求;支持目標適應癥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評價;不存在影響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種族敏感性因素的境外臨床研究數據都能夠被CDE完全接受。即使是存在影響有效性和/或安全性的種族敏感性因素,數據外推至中國人群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評價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CDE也可以部分接受。
  這顯然讓“有條件”接受境外臨床數據更明晰,從機制上縮短境外新藥在國內上市的時間,畢竟數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通用了,患者或許也能以最快速度享受到優質的創新藥品,而不用像以往一樣等上數年或通過非正式渠道從境外獲取“救命藥”。
  從海外引進在研項目的創新藥企
  近年來中國藥企研發和資金實力逐漸增強,在國家鼓勵創新的政策引導下,國內企業越來越多地與跨國企業建立合作,通過專利許可、共享權益等方式引入國際創新研發項目。
  一方面,這種通過跨境合作引進的方式比自主研發更快捷,國內藥企也是希望借助與海外企業合作的方式提升國際化研發能力。另一方面,跨國大藥企有聚焦核心業務、剝離非核心研發項目資產的考慮,海外中小型生物醫藥公司則是希望與本土有研發實力的藥企合作來快速拓展中國市場。
中國創新藥海外引進案例(部分)
  在剛剛過去的6月,基石藥業一舉從美國2家中型生物技術公司拿下商業化引進4個項目。該公司商務拓展負責人告訴記者,美國中小型生物技術并不具備在亞太地區商業化開發能力,他們通過與國內具有臨床開發能力的創新藥企合作,推動授權產品在大中華區的單藥及聯合治療的臨床開發和商業化。CDE認可境外數據,或將進一步加速產品在中國的上市進程。
  在境外開展臨床試驗再回國內申報的企業
  國內創新藥開發企業在藥品注冊時一般采取兩類策略:一是獲得國家藥監局臨床批件后,在國內開展臨床試驗,結束后申報新藥并在國內上市;二是同步開展中國和國外的臨床研發,待試驗結束后分別申請中國及國外新藥批文,在全球同步上市。
  一位新藥開發負責人向記者透露:較高的研究標準和質量標準(特別是早期階段的能力)、有可比性的成本、及時的審判批準和可靠的病人招募等因素使得澳大利亞成為極具吸引力的臨床試驗國家。即便是同步準備IND申報資料,在澳大利亞的推進速度可能會更快。
  《原則》指出:鼓勵開展境內外同步研發。境外臨床試驗數據可以用于支持需要進行有效性和/或安全性評價的各類注冊申請。例如,在境外開展的早期臨床研究數據,可用于支持在我國開展注冊臨床試驗的申請。這對于創新藥開發企業而言,顯然是降低了開發成本。
  鴻運華寧是一家十年如一日堅守開發原創性新藥的企業。該公司新藥開發負責人告訴記者,創新藥在澳洲開展床新藥的I期臨床,具有快速、花費少、質量高的特點;申辦方可降低研發成本,縮短研發周期,提高成功率。不過他也坦言,在健康受試者身上的試驗優勢,在后期進行患者試驗時,會受到患者資源的限制。國家藥監總局出臺的新政,若能讓創新藥企借力于澳大利亞等國家的早期開發數據,支持后續在國內的注冊申報,將會大大節省研發資源,避免重復浪費。
  在境外開展仿制藥BE試驗的企業
  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的《接受藥品境外臨床試驗數據的技術指導原則》解讀中明確指出:境外完成的仿制藥生物等效性(BE)試驗數據,研究質量好,具備真實性、完整性、準確性和可溯源性的,也可用于在我國的注冊申請。
  據了解,在過去,國內制劑企業在出口美國、歐盟時,通過在印度等境外國家進行預BE/BE試驗,不僅可以降低成本,還能提高數據被FDA/歐盟的認可度。一般這些“出?!碑a品被歐美批準后,再通過海外共線生產轉報國內的“曲線回國”方式在國內上市。醫藥魔方記者為此也向行業內相關人士求證。
  上海安必生制藥董事長雷繼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仿制藥生物等效試驗(BE)是比較兩個處方在同一個人體(受試者)上的體內表現。BE試驗結果與受試者人種種族無關,與處方工藝、BE試驗設計有一定關系,歐美藥監機構和WHO專家對此認識完全一致。歐美和WHO均接受世界任何國家符合GCP和GLP的BE數據。因此向FDA申報仿制藥申請(ANDA),沒有硬性規定必須在美國境內做BE,也可以在加拿大、印度等境外國家做,前提是只要符合GLP和GCP管理的臨床試驗基地,同時數據符合ICH要求。中國加入了ICH后,也同樣要求在數據上與國際接軌。
  曾經與印度CRO公司合作過100多項BE試驗的雷繼峰還透露,印度CRO產業高度發展,已形成規?;?,大部分CRO公司能夠像歐美公司一樣,可以提供BE試驗一站式服務。不過,由于印度受試者群體大,能加快入組速度;同時相比于歐美甚至中國,印度的BE服務費用更加低廉,是吸引越來越多藥企到印度做BE的主要原因。據不完全統計,在向FDA申請ANDA的項目中,每年約有50%到60%是在印度做BE。
  醫藥魔方記者獲悉,早在兩年前,泰格醫藥已經在印度成立子公司(見:泰格醫藥在印度成立子公司,提高臨床試驗數據管理、統計分析及醫學寫作能力)。一位仿制藥開發的資深專業人士也向記者證實:除了FDA,還有歐盟都會認可在印度等境外國家的臨床試驗數據,只要數據真實性、完整性、準確性和可溯源性等符合ICH要求。如今,CDE直接認可印度的BE數據,顯然降低了開發成本,也省去了企業“曲線回國”的路徑,于國內因一致性評價“坐地漲價”的CRO企業而言,這一政策或帶來一定打擊。
  雷繼峰坦言,我國認可仿制藥的境外BE數據對制藥行業本身而言是好事,這不僅有利于國內藥企降低臨床開發成本;同時也能幫助老百姓早日吃上價格親民的仿制藥;盡管短期內對國外CRO有些鎮痛,但長遠看是有利于國內CRO學習國際規范,提高專業水平,并打破行業資源壟斷。
  開發危重疾病、罕見病、兒科的企業
  《原則》在最后還特別提到,對于用于危重疾病、罕見病、兒科且缺乏有效治療手段的藥品注冊申請,屬于“部分接受”情形的,可有條件接受。
  以開發“罕見病”治療的孤兒藥為例。此前上市的明星藥物西達本胺是一款用于治療復發或難治性外周T細胞淋巴瘤的罕見病藥物。生產商微芯生物總裁兼首席科學官魯先平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由于公司與國家食藥監總局藥品審評中心溝通充分,西達本胺的審評審批速度得以加快。但即便如此,微芯生物也花了4年時間才完成了近100例病人的二期試驗。到2015年西達本胺獲準上市時,該藥20年的專利獨占期僅剩8年。
  國家藥監總局出臺的新政提出對“部分接受”情形有條件接受,對那些海外臨床數據“不完美”的孤兒藥產品,有望在國內“有條件批準”上市。醫藥前不久也做了統計調研,越來越多的國內創新藥企借力孤兒藥政策,實現彎道超車。(見:這13個國產新藥,獲得了FDA孤兒藥資格認定)。種種跡象表明,這顯然是利好孤兒藥開發企業的。
獲得FDA孤兒藥資格認定的國產創新藥